贵州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尚在接受医学观察5人


一名为急诊部门和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提供心理疏导的心理医生表示,“他们神精绷得太紧了,有人担心在工作中犯错葬送患者生命,有人害怕操作不当导致自己感染。”

贝加莫市市长戈里(Giorgo Gori)表示,伦巴第大区因为医疗资源承受不住不断涌入的病患,“医生只能决定不给一些高龄患者插喉”。

伦巴第大区的小城克雷莫纳一所医院的护士在采访时就带着哭腔表示,“死的人太多了,这是对我们的一种折磨,我们都开始怀疑自己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不知道怎么帮助病人了。现实就是,我们看着他们死亡,我们内心也死了。”

物资短缺带来的救治压力,除了医学上的,还有情感上的。

1. 中国政府和阿里巴巴等企业机构捐赠给西班牙的物资中,并不包含深圳市易瑞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产品。

该份声明同时提到了威尼斯一起类似的医护人员自杀案件。3月18日,一名任职于耶索洛行政医院感染科的49岁护士突然失踪,随后被渔民发现溺毙在河中。

一位意大利医生哭着说: 我们不得不在40岁的病人和60岁的病人之间选择...这太残酷了。

死亡,悲恸,离别,无助,正在考验意大利这个曾经拥有“全球第二完善医疗体系”的国家。

连续十几个小时、超负荷的工作让医护人员几近崩溃。一名护士在采访中疾呼:“无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我们快要撑不下去了。”

伦巴第大区的贝加莫市,是这次疫情“重灾区”,对于医疗设备、甚至是防护口罩和一次性手套都不能保证,当地的一名医生抱怨,“他们正在徒手对抗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