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麻省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卢山:中国做出抗疫榜样


截至美东时间当天下午6时,美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1.7万例,累计确诊数超过中国和意大利居世界第一。

一切积极的治疗,专家们都是认同的。但是在是否现在进行气管插管这个问题,专家们意见分成了两派:

报道称,盖茨当晚参加CNN《全球市政厅》节目,讨论新冠病毒疫情以及所需采取的措施。“这是一个噩梦般的场景,”他在谈及新冠病毒大流行时形容道。

柯林斯在博客中重点指出了加州拉霍亚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新奥尔良杜兰大学医学院罗伯特·加里,及他们的同事等人的一个发现:

对于各国面对疫情所采取的措施,盖茨直言,其他国家做得比美国好。他说,那些在2003年遭受SARS病毒袭击的国家,“在此次(应对)大流行(疫情)过程中表现得最好,因为他们在病例数还非常非常少的时候便做出了反应。”

说完,我笑了,我认识的那个爱提问的王强又回来了。

很多时候,怕什么就来什么。王强逐渐出现血氧下降,吸氧流量在不断提高,从鼻导管吸氧过渡到了面罩吸氧。虽然血氧在变差,他的呼吸困难症状却一直不那么明显,所以王强总是一副蛮不在意的样子,叮嘱他绝对卧床,他却总把监护和吸氧管摘掉跑去上厕所,吃饭有时候也不戴。

而对于新冠肺炎病毒的来源,柯林斯提出了两种构想:

“王强(化名)是我接收的第一个患者,也是最年轻,病情一度最重的患者,作为一名医生,看到患者出院是打心底里感到高兴。因为一名危重症患者能挺过来,甚至出院,是非常不容易的。”说起这名46岁的武汉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辽宁援鄂第三批医疗队队员、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张健依旧感慨颇多,从2月10日住院到3月14日出院,与患者相处33天,成了生死之交。

通知他出院的前一天,交代完出院用药和注意事项后,忍不住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