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装满火箭和导弹的F-89战斗机
来源:浑身装满火箭和导弹的F-89战斗机发稿时间:2020-04-04 09:08:13


“今天,我们发现处于相反的情况:联邦政府做得太少。”作者们在文中指出,或许是由于联邦政府官员对这一威胁的严重性在早期发表了误导性的声明,公众意见也一直在权衡利弊,不愿采取会给家庭和企业带来困难的措施。股市暴跌带来了进一步的压力,要求投资者保持冷静,避免对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我们不得不指出,中国了解美荷之间的特殊关系,从来不为发展中荷关系妨碍荷兰与美国的关系。不同制度的国家和平共处一直都是中国外交的基本原则。如果胡克斯特拉大使认为只有靠破坏中荷关系才能维系美荷关系,那岂不是对美荷关系的基础太缺乏自信?我们善意地建议胡克斯特拉大使,今后在发表涉及中国的评论前最好先做做功课,包括把基本事实搞清楚,同时也认真研读一下国际法特别是《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海外网4月4日|战疫全时区】据韩联社4日消息,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当天通报,当地时间3日0时至4日0时,韩国新增9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10156例。新增死亡病例3例,累计死亡177例。

两位作者毫不留情地指出:这就是联邦制的阴暗面,它鼓励对流行病采取敷衍应对。美国的做法与韩国形成了鲜明对比,韩国通过迅速实施中央集权的国家战略,防止了社区间的广泛传播。而美国由于缺乏强有力的联邦领导来指导统一的应对措施,“很快就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预测,即它将成为COVID-19疫情的新震中。”

我们知道现在美国的疫情很严重,已经成为世界上确认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我们对此表示关心,真诚希望美国疫情早日得到控制,这对全世界都有好处。在这个关键时刻,美国驻荷兰大使难道不也应该集中精力推动和参与抗疫国际合作吗?难道挖空心思编造一些污蔑中国的谎言就能够让美国人民摆脱病毒扩散的威胁吗?

她们在文章的最后写道:在紧急情况下学习是困难的,但COVID-19疫情中得到的一个教训已经很清楚了,当流行病学家警告说一种病原体具有大流行的潜力时,高举地方自由旗帜的时候就结束了。而国家在流行病应对方面的领导作用只有在基于证据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至关重要的是,美国今后对‘COVID-19’的反应不仅要全国性的,而且要理性的。”中国驻荷兰大使馆4月4日消息,4月3日,荷媒《共同日报》刊登对美国驻荷兰大使胡克斯特拉专访。胡在接受采访时公然污蔑中国,妄称中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不透明、不全面,导致美国误判形势。该大使观点毫无根据,逻辑更是极其可笑。我馆撰文予以严厉驳斥,全文如下:

本文开头说胡克斯特拉大使对于诬蔑中国、破坏中荷关系乐此不疲,是有根据的。我们浏览了他今年以来发的推特,中伤或影射中国的多达十余条。这还不包括他在电视和报纸等媒体、社交活动等场合的言论,有的甚至以赤裸裸的语言对东道国内政指手画脚。人们只是不明白,他这么做究竟是由于他的个人水平和风格,还是由于遵循华盛顿的指示?

如果美国真的不了解新冠疫情的严重性,为什么美国疾控中心于1月15日就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的警告?为什么1月25日宣布关闭驻武汉总领馆并撤出人员?为什么2月2日对所有中国公民及过去14天内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要知道在采取这些措施的1个多月后,美国境内的疫情才开始大规模暴发。

作者们提到,长期以来,人们对这一紧急法律框架的主要担忧是,它给予官员们太多的自由裁量权,而对糟糕的决策却很少进行审查。通常,人们担心的是,官员们为响应公众要求会采取不适当的强制措施。例如,在2014年埃博拉病毒暴发期间,新泽西州州长下令一名从塞拉利昂返回的护士接受隔离,尽管她的病例并不符合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指导方针。

她们的建议包括:白宫必须扭转其过早减弱现有解决措施的做法,同时应该让州长尽其所能减轻疾病的影响和传播,包括强制执行居家命令、关闭学校,及获得足够的医疗用品和新冠检测;行政部门应召集州长和州公共卫生主任,并敦促他们就一套协调一致的社区缓解干预措施和时间表达成共识;国会利用其支出权利,进一步鼓励各州遵循统一的社区缓解方案,其中包括有效执行公共卫生命令的措施;国会利用其州际贸易权力来监管那些影响新冠病毒跨州传播的经济活动。

他说,中国提供的信息不透明、不全面,导致美国误判形势。事实是,中国去年12月底接到可疑病例报告,今年1月初就向世卫组织正式通报,并于1月12日与世卫组织及世界各国分享新冠病毒的全基因序列。此后,中国每天更新数据,通报病毒极易传染、非常狡猾和危害很大的特性以及中方对于诊疗方法的探索,还邀请国际专家赴中国实地考察。世卫组织对中方的迅速、公开、透明和负责任的做法多次表示赞赏。近日知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也表示:“在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我们就知道疫情会到来,中国疫情所传递出的信息非常清楚。”我们是应该相信这些专家的说法,还是应该相信胡克斯特拉大使的说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