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时期的“代购”
来源:抗“疫”时期的“代购”发稿时间:2020-03-29 11:53:40


遭遇困境的并非刘忠华一人。贺福平2月初从云南楚雄预订了两吨白糖饲料,由于外地货车进不了他所在的吕合镇,饲料一直没发货。贺福平只能四处找蜂农“借粮”度日,勉强撑了10天。

每年9月至次年2月是蜜蜂的越冬期和春季繁殖期,也是喂养饲料的关键阶段。这段时间全国花期还未开始,蜜蜂没有天然食源,蜂农要用饲料把蜜蜂喂饱养壮,全年的收成才有初步保障。“养蜂就像打仗,粮草充足、兵强马壮,仗才能打得好。”刘忠华形容。

“1月我听说武汉出了个厉害的肺炎,很快云南也出现了病例,没想到病毒传染性这么强,我们都害怕了。”刘忠华说,最初当地村民很少有人戴口罩,于是他尽量不出门。本以为疫情很快就会过去,状况却急转直下,各地开始封村封路。刘忠华带来的备用饲料告急,购买的花粉因道路封锁一直运不进来,这让他倍感焦虑。

除了办公室里挤满的庞大人群,这些人的年龄可能会让他们面临更大的风险。

“担心蜜源地不欢迎我们”

“养蜂的老师傅都知道,春繁期间蜜蜂的基数一定要养起来。春繁喂不好,蜜蜂的后代只会越来越不行,全年的繁殖、采蜜、产蜜都会受影响。”为了达到最佳喂食效果,除了白糖,还要给蜜蜂辅以花粉和蜂蜜。饲料紧缺之下,刘忠华只能在当地通过各种渠道攒来白糖勉强喂养。

刘忠华用来装蜂箱的卡车。受访者供图

近期,农业农村部接连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将转场蜜蜂纳入生活必需品应急运输保障范围,解决蜂农转场放蜂难、饲料运输难等问题,推动养蜂业全面复工复产。

1、唐某某,女,25岁,2月28日从成都抵达马来西亚旅游,3月26日从马来西亚飞广州转机,3月27日抵达成都后即接受隔离医学观察和动态诊疗,3月28日确诊;【环球网报道】当地时间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了国会表决通过的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法案。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则注意到,特朗普签署法案现场挤了16个人,没有保持社交距离。

“从前看养蜂人能全国各地跑,羡慕这种自由。这些年离家在外,尝遍了养蜂的酸甜苦辣才知道,辛酸太多了。”刘忠华说。22年间,他跑遍了全国所有的蜜源地。最远的一次转场,刘忠华跑了2400公里,花了40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