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身”状态的狙击手有多难被发现?
来源:“隐身”状态的狙击手有多难被发现?发稿时间:2020-03-27 08:00:52


3月26日中午,一名中年男子跑到罗城城关派出所报警,称他妻子被绑架了。

覃绿:“好的,我不报警,好好说,你要钱,我给你啦!”

其中,王某某,男,21岁,上海籍,美国杜兰大学学生,2020年1月起在美国留学,活动范围主要为宿舍和学校。自述于3月13日出现发热,15日在校内医院就诊并采集咽拭子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21日反馈结果为阴性。22日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出发,经洛杉矶、旧金山、香港转乘CX5900航班飞往北京,24日抵京。经海关检疫健康申报时填写有发热史,即由120急救车转运至北京小汤山医院,采集标本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反馈结果为阳性。结合境外生活史、肺部影像、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26日诊断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由于各个省份对健康申报的要求不同,航空公司张贴了不同省份关于健康申报的二维码,健康申报的内容包括乘机人姓名、证件号、手机号、健康状况等重要信息。

阿红告诉民警,自己这两年跟丈夫感情不好,多次提出离婚,但老公死活不答应。3月25日,她离开家前往小长安镇朋友家居住。

▲民警找到阿红时,她正在街边悠闲地打电话。  警方供图

工作人员提醒旅客提前完成扫码填写健康申报,并截图保存。

▲民警对阿红进行批评教育。首都机场T2航站楼,办理完健康申报的旅客排队办理登机手续。

“绑匪”称:“兄弟,我说过只要钱,你报警,我就让你老婆死。”

值机区张贴的二维码对应不同目的地,旅客候机时扫码填写健康申报,并在登机前进行核查。